菰首财经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区块链

尼美舒利事件争议升级康芝控诉强生做局【资讯】

2023年01月16日 菰首财经网

尼美舒利事件争议升级:康芝控诉强生做局

尼美舒利事件争议升级:康芝控诉强生做局 更新时间:2011-2-22 11:20:02   康芝药业以大跌对国家药监局SFDA的最新声明作出回应。作为“尼美舒利”国内最大的生产企业,时下对“尼美舒利”种种用药安全的质疑和争议,将康芝药业置于风口浪尖。

原定于2月20日出具“尼美舒利”评价结果的国家不良反应监测中心,至今一直处于沉默中。

肇始于兔年新春的尼美舒利不良反应事件,目前卷入的企业越来越多。2月19日,康芝药业指责美国强生策划并引导了针对尼美舒利的攻击,并开始组织同类制剂生产企业共同对付强生。

常熟俞氏药业销售负责人程耀翔告诉记者:“康芝方面联系过我,希望能够联合起来反对强生不正当竞争。” 程耀翔称,俞氏药业的尼美舒利产品占药店市场的50%,康芝药业则占医院市场的70%,两者基本上能控制国内尼美舒利制剂市场,“其余几十家企业其实产量并不大。”

事发“国际论坛”

一个小规模“国际论坛”酝酿了此次风波。

2010年11月26日,“2010年儿童安全用药国际论坛”在北京召开。会议规模不大,主题也只有一个:介绍儿童解热镇痛药物的利弊,推荐布洛芬和扑热息痛两类药物。

程耀翔介绍:“扑热息痛、布洛芬、尼美舒利是三类主要的儿童退热药,尼美舒利是效果最强的。近几年布洛芬的销售量不断下滑就能证明。”

1998年,尼美舒利首次在中国销售,至今已13年。程耀翔表示:“国家药监局在5年监测期内没有发现严重不良反应,我们也一直在收集数据,也没发现问题。如果按照说明书的指导来服药,没有问题。”

尼美舒利制剂一直是处方药,布洛芬和扑热息痛则大部分属于非处方药。但现实中,国内药店常常无需处方就能买到处方药。程表示:“患者滥用处方药造成不良反应,不能说是药品问题。”

上述论坛正是直指尼美舒利肝肾毒性大的问题,宣称国外禁止给儿童使用,并推荐扑热息痛和布洛芬。

中方专家在会上透露:“尼美舒利现在是儿科用药销量的第三位,从2004年1月到2010年4月共发生不良反应4703例,其中死亡3例。当然这个资料没有公开发表过,但是死亡病例是确有其事。”

强生的两款儿童退烧药泰诺林和美林的成分分别为扑热息痛和布洛芬。2010年强生这两款产品在海外遭遇多轮召回,严重影响其品牌形象。康芝药业正是据此指出强生有意打击竞争产品,以图挽回市场颓势。

一位与会者透露:“该论坛的赞助方正是强生公司,赞助费用为100万。除了专业媒体以外,强生还请到了某中央级电视媒体。”会后,正是该电视媒体对尼美舒利不良反应的连续报道,才导致卷起现在的风波。

不良反应确有争议

值得一提的是,早在康芝药业上市之初,就有对其主打产品瑞芝清“毒害农村儿童”等言论见诸网络,尼美舒利的不良反应争议,长期在业界存在。

西班牙和芬兰在2002年停售尼美舒利后,欧洲药品管理局人用药品委员会对尼美舒利作出积极评价,西班牙和芬兰于2004年恢复尼美舒利的销售。

2004年4月,欧盟正式采纳欧洲药品评价署对尼美舒利的评价,再一次肯定尼美舒利治疗广泛范围的炎症和疼痛具有良好的益/损特性,是安全有效的药物。

2004年3月10日,印度德里高等法院审议了尼美舒利的安全性,同意药品技术顾问委员会的调查结果:医学界接受良好;整体数据没能证实它应被禁用;儿科禁用尼美舒利没有道理;本药应该允许用于成人和儿童。印度儿科学会也签署尼美舒利可以继续在儿科使用。2004年印度恢复销售。

2007年5月15日爱尔兰因6例肝损伤报告而停售尼美舒利,并要求欧洲药品管理局人用药品委员会检讨尼美舒利疗效/风险关系。2007年9月21日欧洲药品管理局人用药品委员会的评估肯定了尼美舒利的疗效,并限制其疗程不得超过15天,并不要求欧洲其他国家停售尼美舒利。

同样在2007年,欧盟药品审评局发出了全面禁止尼美舒利在12岁以下儿童使用,并在说明书中强调造成严重肝脏损害风险的特别警示。在美国,尼美舒利在儿童中的使用从未得到过批准。

也就是说,在国际上,尼美舒利的使用的确有过不同意见的讨论,存在很大的争议,但也有停售后经过再评价重新上市的例子。

对此,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药品评价中心专家孙忠实教授认为,任何药品都有不良反应风险,根据国内外已有的临床文献资料,尼美舒利与布洛芬、对乙酰氨基酚等同等作用的药物相比,不良反应也相当。

同济医学院临床药理研究所曾繁典教授多年来从事尼美舒利药理学的研究,他在国内外多篇著作中认为,尼美舒利肝不良反应发生率并不明显高于其它常用非甾体抗炎药。

康芝宣战

对于海南康芝药业,铺天盖地的质疑和指责,甚至来自终端的下架,令其腹背受敌。

2月14日,康芝药业紧急停牌并发公告澄清,表示媒体提及的“尼美舒利颗粒”会导致严重肝损害、死亡病例等内容与事实严重不符,且与海南康芝药业股份有限公司生产的“瑞芝清”无关。

而康芝药业的股票价格也因此事受到影响,从15日开盘自今,连续数天股价下跌。

“这个品种占到康芝药业80%的利润,影响不可能不大。”一位证券分析师表示,如对于康芝药业可能是灭顶之灾。

康芝药业的招股书中明确给出数据,瑞芝清在2007年、2008年、2009年的销售毛利润占公司同期销售毛利润的比例分别为72.89%、84.67%和89.54%,瑞芝清的生产及销售状况基本决定了公司的收入和盈利水平。

19日,海南康芝药业向海南工商局提交“强生公司通过不正当竞争手段打压海南医药龙头企业的投诉信”。

目前海南工商局已经正式受理此案,海南药监局也开始介入调查。

康芝药业提交的申诉材料中称,强生公司在本次“尼美舒利儿童用药不良反应”事件中,“有歪曲、夸大事实、蓄意推波助澜、恶意打击对手等不良竞争行为”。康芝药业称,公司还保留进一步诉诸法律的权利。

“这是康芝药业对强生制药的宣战,接下来会采取法律手段解决问题。”上述人士指出。

他称康芝药业已经与药监局方面做沟通,愿意将瑞芝清和美林做药物安全性评价比对,进行科学的评估。“如果结果证明瑞芝清的不良反应高于异常,公司愿意主动撤市。”

商业手段?

无论强生是否是事件背后的策划方,其主打药品美林和瑞芝清存在明显竞争。

目前,在国内儿童退热药市场上,以尼美舒利为主要成分的“瑞芝清”、以布洛芬为主要成分的强生“美林”、以对乙酰氨基酚为主要成分的强生泰诺林一直占较大市场份额,是解热镇痛药物的主打品种。

2010年泰诺林被多次召回,强生因此丧失很多市场份额,但强生一直表示,召回的产品不涉及中国地区。

一直以来,美林主要在大城市和三级医院等高端市场使用,瑞芝清的主要阵地还是在二三线市场以及基层医疗机构。

康芝药业方面表示,相比美林,瑞芝清的价格非常便宜。中国大部分的制药企业生产的儿童退热产品都是以“尼美舒利”为主要成分,国际制药厂商则以布洛芬或对乙酰氨基酚等为主要成分。由于价格优势瑞芝清近年来的市场增长非常迅速。

截至今年1月,康芝药业已经上市了30亿袋瑞芝清,其在儿童退烧药领域已经超过美林,在儿童退热药市场占有率稳居第一。目前,瑞芝清细分市场占有率达50%以上。

强生未表态

强生至今未对“策划攻击”一事做出任何表态,仿佛也在等待着药监局最后的裁决。

19日,国家药监局也对该事件首度开口表态,称目前尼美舒利仍是国家药监局批准的、允许用于儿童的退热药。对尼美舒利的安全性监测显示,该药使用的收益是大于风险的。

药监局称,尼美舒利始终在国家药品不良反应监测中心的密切监测之下,其安全性问题将进一步论证。

今年1月,强生刚和国家药监局国际交流中心签订2011年战略合作协议,开展跨国交流、用药安全培训等方面的合作。

对于“尼美舒利引发4703例不良反应”,上述ADR人士并未正面否认,只是称:“几千例中肯定会有误报,现在我们还无法鉴别。对外发布信息必须是负责任的,因此还要过一段时间。”

不良反应数据由各省ADR汇总到国家药监局下属的国家ADR,未对外公布之前,只有内部人士才能得知。由于尼美舒利处方药滥用的情况较多,ADR一时无法给出是否退市的明确答案。但知情人士认为:“数据可信度比较高。”

2月21日,ADR内部人士透露:“对尼美舒利做出结论需要剔除不合理用药等因素,ADR会比较谨慎。但可以看看以前的案例是怎么处理的。”

所谓“以前的案例”,指的是2010年10月药监局叫停西布曲明。

当时的情况和现在类似:国外下架、舆论热议、ADR评测、宣布停售。尼美舒利或许等待着和西布曲明一样的结局。

140㎡美式轻奢

70㎡现代轻奢风

阳台

93㎡海蓝色系北欧风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